燃藜含夢

三国粉;三体粉;在地球这个小点上,每个我曾经爱的人,每个我认识的人,每个我曾经听过的人,以及每个曾经存在过的人,都在这里过完一生。人生于天壤间,如孤鸟栖孤枝。此生若朝露漂泊,不如托体山河。

愿文明被宇宙铭记---《三体》读书笔记

昨天半夜终于把大刘的《三体》全部读完了。之后好久都沉浸在“终极感”当中。借用桃花扇那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而这次崛起亮相是一个一个文明,而坍塌的是宇宙。也许是死亡本能吧,我们能想象到的最终结局终不免一个毁灭与新生。下面就随便写写一些细节的感受吧。

一、人类不感谢罗辑

其实作为读者,或者说一个旁观者,仅从利弊角度评判,罗辑的贡献是巨大的,他做出的黑暗森林威慑是改变历史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胜利。(纵观人类历史文明,他的胜利无人能及。)所以我们觉得人们应该感谢他。但是,仔细想想,我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人类不感谢他。

从三个层次来说,第一层没有任何人愿意把自己的未来和生命压在一根线上。这是生存的本能。 试想如果我就是威慑纪元生活的人,我有着幸福的家庭,爱我的父母亲,同道的好友,很多人生的梦想和愿望。生活也许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们甚至还需要时间去改变它。然而我的生命还有这所有的爱与未来可以一瞬间被执剑人的按钮所毁灭。

你的生命、你所真爱的,生活的一切根基都可能以为执剑人的一个念头或者一个判断全部毁灭。这种不安像一颗种子在心底,折磨这人类需求安全感的本能。时间长了,人类就会将不安的来源从抽象的三体世界对我们威胁,变成执剑人对我们的威胁。而威慑纪元期间,三体文明又以一个温暖的天使形象出现,带给人类各种技术。于是,执剑人对人类的威胁是看得见的,而三体文明的威胁仿佛慢慢消失,本能上人类对具体的威胁更敏感。同时,人们对看不见的威胁会产生自我催眠和幻想。

这就是第二层,哪怕人的理智上说这是危险的,但是人们的幻想会不断维护一个自己喜欢、偏好的事情。所以人类会不断地进行自我催眠,找出各种借口来说自己想要的是对的,不可能是危险的。

引用知乎上刘心的一个答案,

《三体》中人类也许会想:也许我们已经能与三体战舰抗衡了,我们的太空战舰如此豪华。 就算真的打不过,也许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我们真的可以给他们提供避难所。一起生活也许会有些压力但是毕竟地球蛮大的,科技在发展,日子总会好的。我这么想是对的,为什么要打打杀杀,明天我还要跟我喜欢的女孩表白呢。

万一罗辑手抖了一下怎么办,太荒谬了,我辉煌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呢。

所以黑暗森林威慑换取了短暂的和平,但是威慑本是对威慑者和被威慑者都是不安的种子,重点是这种威慑的代价太大。

这也最后一层。我想起罗振宇说的一个比喻,每个人都想获得利益或者好处,但是其代价一定是要能承受的起的。你有可能获得一千万美元,让你拍两个按钮,要么什么都没有,要么有一千万,几率各50%。大多数人愿意拍。你可能获得一个亿美元,但是这次,在左轮手枪(6发弹夹)里放3个子弹,三个空着。枪指着头,如果打到空单就给你一亿,打到实弹你就死了。有人会愿意玩么? 基本上没有正常人会玩,因为你玩不起。

其实黑暗森林威慑就是罗辑在带全人类赌一个大家都玩不起的赌局。想要和平么?想要。但是如果代价是全人类的生命和未来,没有几个人真正愿意赌。人们只想要和平,但是不愿意用全人类做筹码,所以人类选择了看似更有安全感的程心。

有句话说得好,成年人只讲利弊,小孩子才谈对错。就利弊而言,人类应该感谢罗辑。

二、程心

就这几天随便翻了翻微博和论坛,貌似有些人对程心很厌恶。甚至说死神就是程心。 我觉得大刘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程心就决定影响一些事件,但是也不至于厉害到能改变历史和宇宙。再者,合上书想想如果我是程心,我也许跟她做的选择几乎会一样,因为我也是人,也渴望爱。

但是只有一点我觉得有资格吐槽一下她,就是自知之明。如果第一次竞选执剑人,程心对自己的心性还认识不清的话,那么第二次与维德订约让维德叫醒她就是愚了。程心很幸运有维德。维德可以替她做恶人,做那些她不忍的事情。这时候程心没有心性做一个冷酷的人,至少做个旁观者吧。要知道人类本来就是从人吃人的历史走过来的,现在人类面对宇宙,面临的环境跟古人面对大自然一样严酷,牺牲虽然是悲剧但也是必须。可惜,程心的没有自知之明。真的叹口气,有人替你背负了残忍,你却还要自己去找膈应,太矫情。

三、维德和章北海

维德和章北海是我特别想赞的两个人。这部小说中,我只服罗辑章北海和维德,因为只有他们是长!脑!子!的!人! 

前两天看到掩体计划的时候,我就给我爸吐槽说:“用屁股想想都知道掩体计划不可行!”一个用人类能想出来,并且能实施计划,另一个比人类更高级,更有力量的文明想不出来么?!你能想出来的计划,比你强大的敌人一定能想出来;你能实施这个计划,那敌人肯定有力量破坏这个计划,所以人类看起来最可行的计划是最不安全的。

所以我觉得章北海和维德的战略是对的,面对比你强大很多的文明,人类是处于大劣势的。这时候只能赌,就是去赌人类有科技爆炸,能够做出不可能的进步,才有可能逃离敌对文明的打击。相反,一切人类可见的或者是所谓可行性强的计划,都是慢性自杀。因为人类如果慢慢爬,肯定是突破不了更强大文明的限制的。你能做到的,比你强的对手一定能做到,你能控制的,其他文明也一定能控制。从这个角度看,唯一的出路就是赌那个不可能。章北海在高、中、低三个战略中,只有北海选了高级战略。而在掩体计划、黑域计划、光速飞船三者中,只有维德选了光速飞船。而事后证明,只有章北海把人类文明的种子撒向了太空,而维德奠定了唯一能拯救人类的光速飞船计划的基础。

当然,我还是觉得章北海比维德还是要更厉害的。如书中所写,当人类面对复杂的决策时,很多因素都会掺杂进来。比如对于联合国或者PDC来说(对统治者来说)选择冒进计划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要负责民众的情绪,要考虑不影响民生条件下可能调动的资源,各方的势力博弈,所以决策一定会偏保守。章北海在人们选择有工质发动机和无工质发动机的时候直接想到了,当前决策层都是出身化学火箭的人这一问题。所以,直接用陨石子弹把这一阻力消除了。(Orz当时我心里默念三声:牛逼)

章北海是有人性的,理智的决策也没有让他变成一个残忍冷酷的人。从他愿意为陨石子弹付高价以示尊重,在末日之战后成为5艘恒星际战舰的首领却没有选择专治,直到最后一刻自然选择号被毁,他平静的说了一声,没关系,都一样的。从这一刻才感觉到,章北海是以最明智的方式爱着人类。

最后,我自己琢磨了很久黑暗森林法则,总觉得有些bug。反推一下,如果黑暗森林法则是真的,那么文明不可能发展才是。但是就从人类文明来看,文明踩过血腥还是发展了。(不过由于思绪还不是很清楚,就留待以后再写吧。)






评论(5)
热度(54)

© 燃藜含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