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藜含夢

三国粉;三体粉;在地球这个小点上,每个我曾经爱的人,每个我认识的人,每个我曾经听过的人,以及每个曾经存在过的人,都在这里过完一生。人生于天壤间,如孤鸟栖孤枝。此生若朝露漂泊,不如托体山河。

千年青史大多不过是一厢情愿

历史之所以不能成为一门科学而只能以学科的形式存在,就是在于它太主观了,一样的史实有千万种解释。

昨天,2花说她正在构思人间八苦的小说,借以魏讽谋反案来架构阿丕和郭奕的故事。于是,又翻出了魏讽谋反案,看了一遍,感想却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曹丕(哈姆雷特)一样, ”我看到的 不是爱恨分明, 被别人守护的阿丕,而是一个真的很适合当君主,有城府的太子。之前还被说,我是个很乐观的人,其实自己倒是觉得,我是深深的悲观之后,宁愿去相信点乐观的东西。

1谋

魏讽谋反案的策划根本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事情。谋反的策划本身是一个非常荒谬的计划,有脑子的人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基本不可能成功。魏讽出身荆州士族,也算是个奇葩,能说会道,可惜往往能说会道的人都不能干实事,比如纸上谈兵的赵括。╮(╯▽╰)╭可惜魏讽还是有些才学的,要不说越有知识越反动呢。(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_(:зゝ∠)_)魏讽之谋放到现在做一个风险评估,估计可能被归类为不可行那种,且不论邺城守军、魏都官民能否容他造反。那么多守军加上个太子都是吃黄粱的?!即便侥幸拿下城池,曹操大军反攻,能抗拒几日?如果说是里应外合,哥们,关二爷虽然能干,可是襄樊远隔千里之隔,救应都来不及。除非你能上演一出阴兵借道,要不这简直就是等死么。就是这么个策划书,能跟你一起干的人,那可真都是看透了人生的无常——不要命么。

说起来这么个idea估计就是魏讽没事发发牢骚随便想的。可以想象一个出身荆州的低级公务员,在一群颍川毕业的高才生中,确实很难混出头,看着一个一个都不如自己的人,居然站在自己这个高智商高情商人的上面当领导,不平之气肯定是有的。(要我说魏讽也是看不开,自从盘古开天辟地,当领导的有几个不是傻逼;何况人家也有亲戚,有几个不是空降兵!?_(:зゝ∠)_。。。你看看玉皇大帝被草根孙悟空打的往桌子底下跑。这话也不是我说的。)呃,这个说会魏讽,所以我理解这次谋反这个谋,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严密的策划,估计就是魏讽随口发了几句牢骚。加上魏讽出身荆州,那一年魏国又总是被蜀国虐对吧,什么汉中之战了,水淹七军啦,蜀国看着确实是个潜力股。所以比较比较心理更加不平衡对吧,加上晚上跟几个哥们儿喝酒,大家同仇敌忾一下,说了些不过脑子的话,这事儿估计就出了。其中一个猪队友就是长乐卫尉陈祎,这人估计跟魏讽也有些交情,不然也不会混搭到一起,但是第二天酒一醒酒发现前天晚上满嘴跑火车不对劲,所以就向上汇报了一下。

2反

谋说完了,我再来琢磨琢磨这个反。先来看看反动名单:

王粲(已故)的俩儿子、博士宋衷之子、黄门侍郎刘廙之弟刘伟等。(几乎都是中下级官僚。)当年曹总也是中下级官僚,洛阳北部尉还有五色大棒;刘备备也是中下官僚,对吧。但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曹总,刘备造反就怎么就不挑洛阳呢。

还有,宋衷、刘廙、文钦 、张泉……卧槽,这都是什么人,魏讽一个小小掾吏,没事发牢骚,都牵扯到这么老远去了?

宋衷什么人?宋仲子老先生,固然养子不肖,但他老人家学术精纯又已年逾古稀,这时候造反,脑白金喝多了?!从哲学史上来说,宋衷也是儒家鸿门,自马融、郑玄之后也是难的,这么个老头子,一没有政治诉求,二来知识分子年老退隐,对名利早就没那么执着了,跟着曹魏也都安顿下来过过晚年算了,造反的可能性就很小,何况跟魏讽。

根据以上推论,我真是感觉是太子自己牵扯的,然后说:“宋衷无石子先识之明,老罹此祸。”

刘廙、文钦

刘廙好歹当过曹丕的掾属,不过是弟弟犯了事,也都不肯放过。难道弟弟干什么,当哥哥的就一定知道么?我还想说,阿丕,你处理造反案这么吊,你爹知道么?

文钦乃文稷之子,又是曹丕的同乡,本来曹丕倚重的就是关中士人,跟你有是同乡,就算跟魏讽混过,说不定还是安分魏讽的。阿丕胳膊肘往外拐也有个限度吧!?

王粲就俩儿子,因为此案都完了。他们被煽动,图样图僧破,可是谁当初谁在王粲灵前又学驴鸣,信誓旦旦要照顾王家?

还有张泉,要说魏讽谋反唯一的可能就是欲呼应关羽,所涉及的人大部分与荆州有关。而张绣本人跟这群荆州士人素没交情,谋反大事,却叫着张泉。而且,刘表之子刘琮,本身土生土长的荆州人,归乡之切可想而知,刘表之子刘修都没牵连其中,张泉反而在内?张绣杀曹昂之仇都是二十年前的旧账了,现在被翻出来时机是不是太巧了,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就凭20多年的旧账。何况曹操还没死呢,张泉急着跳什么反,难道是三国杀卡牌拿到绿色的了?

3太子

前面说了那么多废话,我只是觉得,魏讽谋反案,也是一个清洗案。而拿着搓衣板搞清洗的根本就是曹丕本人。魏讽造反本来是一个突发性的小范围时间,而且根据我以上的动机分析,有许多人被列在造反名单上,其动机很难解释,而且直接证据又太过少。要说这些人都是政治不安定因素,实在是很难成立。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杨俊。杨俊是士人,自知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有责任,只不过是辞职信没有亲手交给曹丕,曹丕便觉得他心高气傲,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其实我推测,杨俊不过是士人之节罢了,不好开口,不愿屈膝,所以只能挂印而归。

那么,魏讽谋反事小,个人偏见是曹丕想通过此次清洗来给自己树立功勋和威名。一来,通过迅速果断的处理谋反叫满朝文武敬畏;二来把曹操平素不喜之人牵扯其中,借此机会一并处置,讨父亲欢心(张泉躺枪_(:зゝ∠)_);三来曹丕所依仗的乃是中原豪族诸家,若能把荆州一派势力连根拔除,等于帮他们除了抢饭碗的人,可以稳固己党。至于王璨二子,谁让他们自己不长心,刚好杀了,也会掩盖一下针对荆州的意图。

再者,钟繇这个人。钟繇虽全力扶持他,但毕竟官高年长,留守诸务还要尊其为上。对于一个新掌权的太子来说,希望大刀阔斧改革就不要摆古董在自己的桌子上,不然容易损坏。所以,曹丕正好可以借着这机会让老人家退下来,曹丕的地位无形中有所提高,等屋子打扫完了,再把古董搬回来。最后,似杨俊那样不顺眼的也可以顺手敲打一下。

我自己对曹丕的理解也许事他确实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是他更是一个兄弟之中跟会运用权数的人。有时候正在于他比曹植更有一种作为寡人的冷酷和决绝,才是他胜出。曹丕同样也是一个有城府的人,因为他会装,才能不懂声色的巩固自己,排除反对势力。他比临淄候更现实,所以他更是帝王的才器。曹丕也不需要他的谋士来帮他下定决心,因为他不会心软到犹豫不决,下不了手去处理可能的危险。曹丕就是一个该蛰伏的时候蛰伏,该出手的时候出手,其狠劲不亚于曹总。所以,之前的情深意重,往往被人当做矫情自饰吧。而对于曹植,还是给他一个文人应有的彼岸吧。




评论(4)
热度(11)

© 燃藜含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