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藜含夢

三国粉;三体粉;在地球这个小点上,每个我曾经爱的人,每个我认识的人,每个我曾经听过的人,以及每个曾经存在过的人,都在这里过完一生。人生于天壤间,如孤鸟栖孤枝。此生若朝露漂泊,不如托体山河。

孟子,我绝对不是吐槽

孟子,我绝对不是吐槽

《孟子》一书已经读到了公孙丑下篇,虽然是一本好书,思想的闪光点也不少,从中也可以看出孟子也是很有境界的一个人,但是这个槽还是要吐的。孟子在梁惠王篇章中,用了王道和霸道两个相互对立的概念试图推销仁政给魏惠公(大误——梁惠王_(:зゝ∠)_)。当然,根据孟子一贯气场强大的论证配合上各种子曰诗云,完美装个逼还是不在话下的。看下面这一段:这段对话是魏惠公在庭院里游玩的时候,问孟子的,“孟先生逼格这么高,难道也好这一口么!?” 孟子回复说,“《诗》云:‘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鹤鹤。王在灵沼,于牣鱼跃。’”于是孟子果然一口一个引经据典,尧舜文武早就成了老梗,桀纣更是被黑的没边。(《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女偕亡。’)脸谱化的形象加上上纲上线的口号,这样的论证其实还是很磅礴的。然而他对于统治者的说服都停留在理想层次,换句话也就是施政纲领的阶段,并未深入到具体的策划阶段,也不晓得是孟轲大人不屑于当策划,还是各大王公们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领导不给孟子机会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言必称尧舜,不能说你高举仁义大旗是错的,但是——这有卵用啊!?就像熊逸先生评价儒家大而无当,个人感觉实在是非常贴切,一针见血。另一方面,孟子个人也是非常喜欢割裂概念的,义利之辩;王道与霸道等等。其实不难发现,被对立起来的两对概念,在现实生活中有大部分是重合的,然而时而变身愤青的孟子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对立起来呢?大概是在他眼里,世界上的人都只讲物质,不讲精神;只讲利益不谈大义,当然过了几千年后人类任然是这样。那孟子的王道具体为什么就不能实现了呢?

王道,是先王的仁政之道,就是尧舜汤文武的红色革命路线;霸道就是春秋五霸的修炼路线,管仲哥当年各种开外挂啊,就连发明妓女产业来促进经济增长都想出来了,确实牛逼。仁政是个单线条的逻辑,用好人,远坏人,不光一个人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卧槽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熟啊,诸葛叔叔是不是说过亲贤臣,远小人来着)这种从一到多,推己及人,由近及远的逻辑非常容易理解。仁政听起来很对,而且从理论层面根本挑不出毛病。但是实施起来是很蛋疼的。首先,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合时宜。因为施行仁政的时间太长了,甚至不是一代就能解决的事情,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可以开脑洞想象战国时期各国的形式,搞改革,扩军备,扩张领土,别人都磨拳擦掌,而孟子叫你用祖孙三代的时间去完成一个program,卧槽,老子特么又不是愚公,谁有这个决心和毅力。就算我有,我能保证我儿子孙子有么?

但是可以理解孟子的理想(幻想),首先跟他的人性论就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一节带我研究之后再讲。其次,孟子有他的时代局限性,还有就算孟子的理想国再不接地气,也要允许他有这样的理想。哲学本身就是痛苦的,因为人就是一种站在此岸想彼岸的生物,但是我们无法超越所以每个哲学家都有一个理想国,我们现在还不是通过日本热血动漫来相信精神,看看韩剧幻想一个来自星星的你,为什么就不允许孟子有他的幻想呢?何况我们的都是以自己为中心,而他的幻想却是天下兴亡。但看孟子的格局,就足以使我佩服。

评论

© 燃藜含夢 | Powered by LOFTER